© x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libidinal 02

之後會有各角色簡介及人設圖,預計之後還會寫國中時的顏等x井雲漪的故事。

 -

李呈揉了揉眉角,他最近壓力有點大,怎麼睡都很累。這症狀逐漸影響到自

己處理案子的時候,他開始感到有些困擾。


一旁的顏等看見後拿了一張名片遞到李呈面前,李呈不解的拿過名片,只見

上面寫著『季南』。


「什麼東西?」


「學長,我看你最近氣色不太好,給你介紹間診所。」


「啊?為什麼要看醫生啊?」


「這個醫生很神奇,有辦法讓你消除壓力!」顏等有點誇張的肢體動作讓他

看起來好像是個詐欺的現行犯一樣,他拿過被李呈拿走的名片翻至背

面,「而且被引薦的第一次去免費喔。」


「總覺得你的話很難相信‥」


「真的啦!這間真的很神奇!」顏等激動的辯說,手裡拿著名片在空中揮來

揮去。


「啊‥」李呈搔了搔頭,「好啦,我去看看。」


李呈雖然覺得麻煩,但顏等的熱情加上最近壓力實在是很大,他勉為其難的

去了那間"神奇診所"。


...


「不好意思,我是預約過的‥」


「李呈先生吧?請進。」櫃檯的女生總有股說不出來的詭異,面容消瘦到顴

骨有點過於突出,明明是在跟李呈說話卻又望著地板不知道在看什麼。

朝著所指的方向敞開門,眼前是一條無盡的長廊。


長廊兩側的牆壁,甚至是天花板、地上都畫滿了李呈看不明白的油畫。當他

走了幾步之後便立刻感到莫名的不舒服感,這份感覺並不是源於腳下面部猙

獰的男人,而是一種無法解釋的詭異氣氛。


李呈愈來愈生氣,那個蠢顏不會是故意找了什麼莫名奇妙的人聯合來整他

吧?他光是想到顏等得意的臉就忍不住憤怒。


他嘖了一聲,往腳下的臉踩了下去。


走了不知道多久,李呈終於看到了門。手撫上門把打開門,想著終於結束惡

夢的李呈推開了門。裡面沒有人,空間比想像中的大很多,剛剛光是那條長

廊就不知道有多長了,明明就只是間諮商室不是嗎?在回憶的過程中,那些

油畫裡的臉忽然又闖入腦海,在沒有任何人的情況之下讓李呈不禁抖了幾

下。


「你是李呈先生?」不熟悉的聲音冒了出來,李呈轉過頭,一個臉帶微笑面

具的男子從不知道哪裡走了出來,李呈有點嚇到,因為他印象中進來這裡的

時候是沒有任何人的。


男子身穿白袍,胸前的口袋上別了個『季南』,袍子貼身的把他細瘦的身材

給表露無遺,應該是特別量身訂做的。外套裡還穿了件與髮色相近的針織毛

衣,襯衫領口繫著黑色領帶,全身上下給人一種毫無危險的氣息,除了他臉

上的東西。


「是,請問你就是那個醫生?」


「如果你找季南的話,我就是。」卸下面具,名叫季南的男人伸出手示意對

方入座,在李呈坐上沙發後輕快的哼著歌繞到後方的開放式茶水間泡茶。

端著托盤,上面有一杯用精緻可愛的茶杯盛裝的紅茶。在季南將盤子放置於

桌子上時,李呈才又看到上面還有好幾片巧克力餅乾。依照大小不太一樣且

有點焦黑的樣子來看,這應該是手工製作的。


「我就不…」用了..在這句話正要道出的時候,季南只是回了個不明白的眼

神。


「我本來就沒有準備你那一份唷,放心吧。」從那眼底深處彷彿可以看見惡

意的嘲笑,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消除壓力的人?被眼神弄得全身不快的李呈漸

漸開始懷疑。


季南拍了拍袍子後坐到對面的沙發上,拿了一塊餅乾直往嘴裡塞。


「既然你來了就是客人吧,有什麼問題嗎?」


「客人?」不明白季南指的所謂“客人”,通常醫師都稱呼這群人為病患不是

嗎?


「我所接的不只有心理疾病,況且,我本來就不是醫師,只好統稱客

人。」季南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微笑著說。


「什麼,那你到底是幹嘛的?」李呈有些被搞糊塗,不悅的將雙手交叉在胸

前。


「我是專門給建議的。」季南笑笑,漂亮的眼睛彎成月型。「對象當然也包

括你的夥伴及上司們。」


「啊?」


「還記得一年前有個焚屍案嗎?」季南擺了擺手指算了下時間「警方立刻就

找上了我,要我幫忙。」


李呈很吃驚,一年前他還未被分配到刑警部門,可是如此轟動的事件他必然

知曉,而且發生的地點離自己台中老家很近。那次發生過後,因為擔心還跑

回家了一趟。


「你是說…那個發生在台中的隨機殺人事件?」李呈冒了冒冷汗「你給了什

麼建議啊…?」


季南又拿了一塊餅乾塞往嘴裡,「當時他們對犯人毫無頭緒,在加上屍體被

焚燒過後還經過了特殊處理。」季南抹了抹嘴角,微笑著「其實我沒有任何

證照,基本上是不能給心理病人諮商的,幸好警察先生們夠"開明",因為

我協助破案就放過我。」


李呈明顯的感受到語氣中的諷刺,他自己也知道台灣的警界有多黑暗,想到

這時他不禁心頭一陣緊縮。調適了下心情,轉了個話題問「所以你到底是怎

麼知道犯人的?」


那時候並沒有公開任何逮捕犯人的經過,他有點好奇。


「嗯?就是調用了一些人力,這屬於商業機密,不能講。」季南故作神秘的

在嘴巴前用手指比出一個叉叉。


一看到季南的動作也只好悻悻然的放棄追問下去,「什麼啊..」


「怎麼了?」季南歪頭,一手抵著臉頰一手在膝蓋上按著順序敲著手指。


李呈眼神再次回到對面的人身上,看著對方毫無拘束的樣子,嘆了口氣。顏

等再蠢,居然會被這種人消除壓力,現在想想,那個人根本就沒什麼壓力

吧?


季南瞇起眼「..你到底是為了什麼來的?」


李呈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心裡面埋藏很久的事情說出。有時候人們很極

端,被愈陌生的人知道愈深入的秘密,其實反而沒什麼關係,因為也只會有

那一面之緣。


「..我最近總覺得腦中很亂,有一段回憶怎麼樣就是想不起來,但想要回憶

的時候腦子就很痛。」


「那你不要想不就好了?」看似是道破了真相,季南咀嚼著剛才遞進嘴裡的

餅乾。


「可是,我總感覺不想比想還要更痛苦。」李呈眉頭緊皺,出現剛才所沒有

的嚴肅表情。


季南沉默地看著李呈,手伸進口袋裡拿出手機,他看著螢幕嘴角微微上揚露

出淺淺的一個笑容。


「那我來幫你到你恢復記憶,可以吧?」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