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秋兩意

畫自己跟寫自己的東西

© 一秋兩意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Libidinal 03

預計晚一點才會再更。

「幫我恢復記憶?」李呈看著表情變得認真起來的季南,究竟他手機螢幕裡

到底是有什麼?雖然方才的失態已經讓他對於眼前的人印象不是很好,不過

現在季南的氣場有一種能使人折服的感覺。


季南將手機放回外袍口袋,站起身理了理領子,「時間到了,你明天來我們

就開始。」


「真的假的..」


「真的喲,好了我還有客人快出去..」季南擺出像是要趕野狗一般的動

作,語氣不帶任何一點要留住李呈的意思,逕自又走進別的房間。


李呈還有些恍神,推開大門再次走進那條長廊,不過不同的是週遭的景象早

已無法影響他的情緒。他現在除了記憶的事情困擾他之外還多了一件事,那

就是季南的身分。他搞不清楚那個人的所有事情。雖然知道他犯法,不過既

然是上司的包庇,即使他去告發也沒什麼用吧。


走出長廊,櫃檯的人低頭打著字,李呈上前,「那個,我要預約明天的..」


「..第二次來的客人請先填這份單子,還有這個吊飾,是..活動。」女子思考

了一下後說出。吊飾的樣子是一隻渾圓的團子,雙眼大大的好像在看著李呈

一樣,眼角下同樣有個淚痣。


「謝謝你..」等到吊飾遞向自己後,他順勢瞄了女子胸前的名牌,「A?」他

不小心講了出來。


A不太開心的瞪著李呈,「這間諮商室全部人都取了新名字..除了老闆。」


「啊..」李呈順手將手中的吊飾掛在鑰匙上,「..那妳的本名是什麼?」


「叫我A,你沒有必要知道我的本名。」A坐回座位,繼續敲著手下的鍵

盤,冷漠的語氣把李呈弄得微微惱怒,此時他的想法就是,這裡的員工一定

都是被那個季南搞瘋的。開始回想那個人的臉,斜著的瀏海有些蓋過他的一

隻眼睛,一邊的耳後收著側邊的頭髮,露出漂亮的淚痣。這種髮型總使他有

股熟悉感,但又說不太出來是誰。


緊縮的疼痛再次傳達到腦中,李呈冒了些冷汗,這次的感受比以往更加強

烈,彷彿那股火就是被季南給點大似的。


「你還有事嗎?」A盯著螢幕開口。


「..沒事。」被提醒了後才回過神,太深陷於對自己回憶的苦惱而忘記自己

還站在櫃檯前,不知何時背後已站了一位體型肥胖的女人,眉頭緊皺狠狠的

瞪著擋在面前的人。


李呈尷尬的示意點了點頭,說了句抱歉後走出了大門。櫃檯到門口的距離跟

諮商室比起就顯的很小了。一出這地方後,李呈忽然就有種鬆了口氣的感

覺,他才明白原來顏等體會到的『放鬆』是這種意思,不過總有種本末倒置

的感覺。


說起來這邊其實離自己家頗近,但他卻從未注意到過這裡,高雄的鄉下,附

近的房子都很大間,而且因為外觀就如住家一般,他就沒特別意識到這裡還

有這種奇怪的地方。


稍微走了一會,從遠處就可以瞧見自己的住家了,而李呈再仔細的看了

下,似乎有人待在門口的樣子。加快雙腳速度,走到門口看到的是膽怯的孫

天清一人在門前猶豫著要不要按門鈴的樣子。直到叫了他的名字他才緩

緩的轉過頭來,在見到了李呈後毫不掩飾自己興奮的情緒,跳了跳的靠近了

過來。


「呈哥!」


看著對方逐漸靠近,李呈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孫天清,你來這裡做什

麼?」


孫天清將手中的籃子抵在李呈胸前,「小顏說你最近狀況很不好,所以想來

慰問呈哥一下。」


李呈接過籃子,拿出鑰匙開了門,後方的孫天清喜孜孜地跟著前者的腳步一

同踏入房裡。他傻笑著環視著房內週遭,他上一次來前輩的家裡是在警局裡

的人為他辦的迎新會,當時孫天清便立刻表示想去李呈家裡,儘管李呈不懂

他的家有什麼值得特地去看的,對新人特別好的他還是答應了。


「我今天正好有事想找其他人問,你不介意就來陪我一下吧。」

李呈脫下鞋後轉頭進屋,此時孫天清身旁宛如就要冒出幾朵小花朵來,他緊

跟著腳步快速的人進到房間內。


將手中籃子放置餐桌上後,李呈拉開了蓋上的布,裡面是兩個黃色的小雞便

當盒,他拿起一盒以疑問的眼神盯著孫天清。


「那是便當,我想呈哥吃的大概不太營養…」扶了扶歪掉的眼鏡,孫天清嘿

嘿笑著。


「那個,我說你…」李呈似是要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算了。」


李呈坐到椅子上後開始沉默不語,孫天清坐到對面的座位,拿走了剩下來的


另外一個小雞便當後撈起籃子裡的筷子吃了起來。


「所以呈哥是要講什麼?」慢悠悠嚼著口中的生菜,看對方不講話便找了個

話題充數。


「我問你,你知道季南是誰嗎?」李呈認真嚴肅的直盯著眼前人,其他人看

著或許有些可怕,但對於孫天清來說宛如鷹眼般直勾人心魂。


「不知道耶,他是誰啊?」


「那個蠢顏介紹我去個地方,結果我跟著那裡的負責人聊了天後,總感覺那

人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很奇怪。」


那是一種天生給人的氣場,季南能令他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畏懼。


「季南…還是我去查看看最近警局裡紀錄的詐欺犯列表看看?」


「..詐欺犯?」李呈突然像是被點醒了一下,他才想到,如果說季南講的話

全都是假的話,他現在為了這些是煩惱不都白想的嗎?想想季南說的話根本

就令人難以相信,可是在諮商室的時候,他卻絲毫不感懷疑,看著那個人從

容的笑著,自己就對那種話卸下戒心了,還不如說從頭到尾都沒覺得是假

的。


「警局…我們有辦法調到台中那邊的資料嗎?」


「啊?台中…?」正要遞入嘴裡的肉掉落到便當盒裡,「呈哥要調什麼資

料?」


李呈起身走向臥房,孫天清立刻放下了食物跟在後頭,「呈哥不吃?」


「待會吃。」


坐到電腦桌前,晃了下滑鼠顯示出螢幕。李呈打開瀏覽器打上了『季南』兩

字,出來的無非就是同名同姓,連他那個諮商室都沒有資料。

此時,他頁面跳出了一則訊息。


『你好啊,小呈。』句子後面還加了個笑臉符號,顯示出的名字正是他在找

的那個男人。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