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秋兩意

畫自己跟寫自己的東西

© 一秋兩意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琴逝

來不及扔投稿乾脆放這裡,覺得為了增字數寫了很多不必要的東西。
 _

早上7:45分,他在醫院被宣告死亡。

我所憧憬的他在前天吞藥自殺了。

這是我今天聽到的第一句話,他的母親,強忍著悲痛向我傳達這件消息,那語氣中無限的悲傷,彷彿從電話的另一端感染了我,她哽咽著對我說了一些安慰的話,但我想,這些看似樂觀堅強的話,背後也是不停打轉著的淚水吧。

他的母親說葬禮會在後天舉行,請我一定要到場,我答應了,卻又在當下立刻有些後悔。

我不確定我有能看見早已冰冷的他的勇氣,時隔兩年,那些原本靜靜地躺在心裡的疙瘩,好像也已經化為泡沫,儘管與他產生了不愉快,那些事情也比不過我再也無法親耳聽見他的琴聲,一股空虛向我襲來,猝不及防。感覺自己心裡悶悶的,像有什麼東西壓抑住了自己的心臟。

我關掉了播放著的音樂,還記得那是他送我的三十歲生日禮物,是他自己創作的第一首歌曲。這兩年中,我早已聽了不下百遍,是與現在的情緒不太符合的歡快的旋律,當我低潮時,這首歌總能讓我重拾信心。因為在跳躍的音符中,我能聽出他想傳達給我的感情、訊息,像是他就在我面前,給我鼓勵。

我開始懷念起種種過去,那些他曾經展露的微笑深深吸引著我,我怎麼也無法將這悲慘的人生結局連結到他的身上。

當我第一次欣賞到他的表演是在一場音樂發表會上,那首是巴哈的曲子,他拉琴時俐落富含感情的動作,大提琴在他手中演奏像是與一位美麗的舞伴共舞,這畫面,不禁使我心中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愫。

我想更加地了解他,了解這個人的一切,他像是一道強烈但卻溫暖舒適的光芒吸引我,我情不自禁的想靠近。

在音樂會之後,我成功認識了他。

很巧合的,今天推薦我來這裡的朋友正是他的一位熟人。明明距離上次的音樂會認識後,我們也只是幾次談話,我卻覺得面前的他彷彿就是我此生的知音,我們在個性上相當契合,同樣那股對於音樂的熱情也使得我們更加相投。

某次降雪,他正為著晚上的表演會拉著大提琴,他那時所演奏出的琴聲,聽著比歌聲更哀愁了幾倍。

我靜靜地坐在一旁打算不打擾他,而他此時卻看見了我,手的動作也跟著停下,他原本平靜的表情多了一抹笑容,他向一旁的鋼琴伴奏稍鞠了一下躬後向我走來。

「抱歉…我練習得晚了些。」

「你可以繼續的,老實說,其實我更想聽你將他演奏完。」我笑著說。

「是嗎?」他面帶笑意,倒向後面柔軟的沙發椅,將身上穿著的十分拘謹的黑色西裝外套解開扣子後脫下,蜷縮在柔軟物體的懷抱中。

這是他最近難得能擁有的小憩,滿滿的練習不免讓他身心充滿著疲憊,他一臉昏昏欲睡。

「你剛剛拉的那一首,真的很好聽。」我對著他說。

他聽見後,回以我一個笑容,原本從後腦勺上被束起的髮絲因為摩擦而散落了下來,有些雜亂的遮住了他部分的臉。

當我們陷入一陣沉默,我正想開口講些什麼的時候,他先開了口。

「那時候…」

「…舒伯特寫的這幾首曲子,是幫一位詩人譜寫的,那詩裡的流浪者,看的也是現在這樣的雪。」

「那位詩人沒能活著聽見它就辭世了,寫完曲子的舒伯特,隨後不久也就離開了……」他望著窗外點點落下的雪白,帶著一股失落。

「雪總讓我想起失去。」他不經意地喃喃著。

那表情是我從未看過的,滿佈著悲傷、落寞,像那些在我閱讀無數的詩文中,哀悼著戰下亡魂的詩人,撰寫出的那些,無限感慨的字詞。

不過只是一瞬間,他立刻收起了自己的表情,將那股憂愁隨著嘴角微微的上揚而飄散到了某個未知的地方,我察覺,卻也沒對此加以過問。

或許還能夠挽回,或許還能夠改變,那時候的我並不了解,我不知道那絲憂愁代表著什麼,我不知道為何他將自己給隱藏起來。
 
直到現在,他離開了,我才發現我原來並不是真正地了解他,就算到了現在。

如果當初我試著去理解他,是不是就會有別的結局呢?

-
話一轉,他從袋子裡拿出一片光碟遞給我。

「這是上次我在音樂會表演的曲子,我錄起來了。」

回憶中他對著我如是說,語帶溫柔。
-
不知怎麼的,我回到了當初的音樂廳。

我站在大門前,看著這個充滿回憶的所在,心裡有股悸動。

這間音樂廳早就因為許多原因而被迫廢除,然而裡面就算長期無人整理依舊是煥然一新, 猶如那天初次遇見他一樣。

雖然大門已經被深鎖,但我知道在這裡的後面還有一道側門,這是有一次,我跟著他偷偷潛進這裡時,他所告訴我的。

因為鎖的款式老舊,只要是一般人都能很簡單的打開。

我用著和他那天一樣的方法,偷偷地進去了音樂廳。

廳堂裡還殘留著幾盞微微閃爍著的小燈,以及天花板上透著外面微微亮光的一大片彩繪玻璃,中世紀風格透露著莊重嚴肅。

我坐上了一樣的位置,突兀地在音樂廳中戴上了耳機,周圍很安靜,我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手機開始播放起當初那首我在這裡聽他演奏的那幾首組曲。

我在一片黑中,彷彿還能看見當初他拉大提琴的樣子, 那時昏黃的聚光燈打下舞臺正中央把那一頭棕髮照的好漂亮,沉迷在琴弓與琴弦之間碰觸的表情。逐漸加速的心跳,我的心彷彿也隨著序曲展開了對他的癡迷。

歌一首一首的播完,時間也慢慢地流逝,隨著最後一聲旋律,最後這首曲子也結束了。

我又睜開了眼睛,然而周圍還是空無一人,寂寞的如同秋天的樹上的最後一片落葉。

啊,我也該走了吧。

當我輕輕推開音樂廳的側門,我發現外面早已下了很久的雪。

曾經那些快樂現在變為冷清,一樣是離開這裡,當初與現在的心情截然不同,我想或許,他已經隨著這場雪離開了吧。

雪花點點,而有些碰觸到了我的手上。

這感覺有些刺骨,我冷得將手放進大衣的口袋裡,深深吸了口氣,沉澱著心裡的愁緒,踏著漫地無邊無際的白雪,在往回家的路上。

评论
热度 ( 1 )
TOP